<address id="h5vdn"></address>

          <address id="h5vdn"></address>

                   
                  首頁 > 專題頻道 > 海軍老兵沂蒙行 > 老兵情懷

                  看看七十年代軍嫂上島探親究竟有多難

                  www.winextras.com 瑯琊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8-05-31 14:47:00 下載臨沂通客戶端 論壇

                    編者按:他們是一群海軍老兵,他們經歷了中國海軍建設初期的艱難發展,他們把自己的青春年華奉獻給那個美麗的島嶼!30多年了,芳華已逝,初心未改。5月31日,他們懷著對沂蒙熱土的深切感情,相約來到臨沂,探尋沂蒙紅色足跡,向老區致敬,向沂蒙精神致敬。

                    今天,記者收到一名海軍軍士長在40年前寫給海軍派駐海島水警區工作組一封信。讀完這封信,方才知道,他們所處的時代是中國海軍裝備最簡陋、環境最艱苦、任務卻最繁重的時期。他們卻無愿無悔,把青春年華奉獻給祖國的邊防和人民。

                   四十年前的一封信

                  尊敬的海軍派駐海島水警區工作組的首長和同志們:你們好!

                    你們受海軍黨委的委托,來到祖國黃海最前線的海洋島,你們為搞好海島部隊的兩化建設下了決心,本人和駐島的全體指戰員深表歡迎,你們剛到海島就深入基層了解情況,特別是海軍胡鵬飛副參謀長的講話,說出了壓在我心頭數年的心里話,使人深受感動,你們能在較短的時間里,了解到海島部隊的實際問題和困難。

                    特別是胡副參謀長,說到為什么就不能蓋一個家屬招待所的講話,使我浮想聯翩,思緒萬千,夜不能寐。二年前我的妻子馮育勤第一次到海洋島探親的情景立刻像劇幕一樣浮現在我的眼前。

                    今天我把二年前的一九七六年六月馮育勤來島探親時五次找住的地方,終身難忘的經過,向海軍首長訴說和匯報如下:

                    我叫馮兆富,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入伍,經旅順訓練團培訓后,一九六六年由遼民三號客輪把我們送到祖國黃海第一哨海洋島。成為一名以島為家,以苦為榮的人民海軍戰士。我20歲上島,今年已經32歲了,守島已經第十三年,就在我守島十一年的時候,也就是二年前的一九七六年六月我的妻子馮育勤才第一次來海洋島探親。

                    一九七六年三月三十日,我們倆的寶貝女兒出生了,由于生產時大出血,身體非常的虛弱,52天的產假很快就過去了,淳安縣木材加工廠,又都是重體力勞動,根本上不了班,國務院規定,軍嫂每年只有十二天探親假,所以只能再請一個月的事假,想來部隊探親時好好休息一下,好早點恢復產后虛弱的身體。

                    在六月中旬,她抱著剛剛出生才75天的女兒,離開浙江淳安山城,踏上三千多里的長途征程,向東北而來,一路上看到祖國的大好河山的壯麗,心情十分的激動和高興。她想到了部隊后,希望把身體恢復好后,早日投入到家鄉的社會主義建設中去。盡管路途十分辛苦,但心情始終還是愉快的,越過千山萬水,六月十八日到達了大連,住在大連興龍屯家屬招待所里等船。因連續大風警報,抱著嬰兒,從招待所到坐船的碼頭,就跑了三次,每次都要走十多里路(和春晚的小品一樣,軍嫂上不去島)。終于在六月二十三日等到了,大連到海洋島的船,盡管十二天的假期在大連等船就占去了五天。但都因為是天氣不好的客觀條件影響,而毫無抱怨,可是使人終身難忘的島上探親經歷永遠洛在我們的心上。

                    一、在家屬招待所里和三位軍嫂同床探親住了三天

                    六月二十三日傍晚我們到達島上家屬招待所,去找休息的地方。值班員說:單間和集休宿舍全部已住滿了,你們自己想辦法找地方住吧!我說:我上島已經十一年了,她還是第一次來部隊探親,請幫忙隨便找個地方讓她母女倆先休息一下吧!因為旅途已經十三天了,途中暈車、暈船非常辛苦。結果值班員想了一個辦法是,把女家屬集體宿舍里的兩張0.9米寬的單人床,合并在一起,安排了三個來隊家屬,其中有兩個還是帶著小孩的,就這樣三大人、兩小孩五個人擠在一起住下來了。盡管如此,我還得感謝值班員的幫忙,否則母女倆要在露天過夜了。到了第二天一早我從艇上去招待所看母女倆時,小孩在哭,她也含著眼淚說:我要回家去。這就是她第一次到島上探親,第二天就提出的要求,我問她為什么??!這是你第一次來島上探親,還沒有過上二十個小時??!她說五個人擠在一張床上,連給孩子喂奶也翻不過身來,奶不夠吃,孩子一個勁的哭,又沒電,泡奶粉又找不到開水。五人擠在一起,孩子一哭,影響人家睡黨很不好。

                    孩子她娘本來就因為身體不好才想來部隊探親好好休息一下的,她做夢也想不到部隊探親還會同三位軍嫂同床,擠在一張床鋪上睡覺,沒水、沒電、又擠、又黑,二個多月大的孩子,在來隊途中,被海風吹到受涼后咳嗽,哭起來,大人也無法休息。擠了一個晚上就把她途中激動又興奮和高興的心情一掃而光。休息的環境條件和身體上的病情是成正比的,環境越差,身體也會越差,難以想象的環境和條件,一夜之間使她的頭痛、頭暈及心臟毛病馬上就起了反應,就在這種環境下,在招待所里擠了三天。由于病情加重,做母親的奶水也更少了,嬰兒吃奶也就更困難了。三個軍嫂擠在同一張床上探親。還要加上二個小孩,這日子怎么過??!這就是嫁給守島軍人才能享受到的特殊待遇。在這三天里,我去招待所去看母女時,我所聽到的是我寶貝女兒的哭聲和咳嗽聲,我所看到的是孩子她娘含在眼眶里的淚水。

                    二、在魚民家中借宿七天

                    六月二十三至二十五、三天過去了,還沒有給母女找到能夠休息的地方,我們護衛艇一中隊的李守華政委也非常著急(他是一位一九五一年入伍的老軍人參加過抗美援朝,在五十年代從陸軍調到海軍)實在沒辦法了,他帶著我們一家三口,找到魚民家里去借宿,找到了一戶,住在信號臺山腳下的一戶姓宋的魚民家里,李政委請他們幫幫忙,在他們家里借住幾天,他們同意了。他們家祖孫三代,共五口人,有二個炕借給我們一個,他們祖孫三代五口人只好擠在一個炕里了。我們非常感謝他們,幫了我們大忙了。六月二十六日,母女二人終于離開了使她十分頭痛的招待所。住到漁民家里,離招待所大約五公里左右,比較遠。買不到飯和菜,又不能自己起火做飯,所以我只能在自己一中隊的食堂里,打飯吃,一到開飯時間,我就用飯盒打點飯菜到母女住的地方去,我們倆口子一起吃,可是每次我們在吃飯的時候,宋家的一男一女、六七歲左右的兩個孩子,就站在我們面前來,四只眼睛看著我們吃飯,直咽口水,他們手里拿著的玉米面、窩窩頭就是不往嘴里塞,我們海軍的海灶每天吃的是大米飯和白面饅頭,對魚民來說,不要說吃,看都很難看到的。漁民的主食就是玉米和高梁米,倆個孩子是把我們當成他們家的客人了,作為我們,每餐都讓倆個孩子看著吃飯,實在是不好意思,所以我們只好分給他們一點,倆個孩子高興,他們家大人也高興,不給就以另一種眼神相待。如果我們飯菜打的太多,食堂里也會有不好的看法,所以有時候只好自己少吃一點分給他們倆個孩子吃一點。七月的天氣已經開始熱了,讓他們全家老小三代擠在一個炕里,我們也過意不去,從表面上已經看得出房主的心情,不希望我們住的太長,所以我們還得早點想辦法,另找地方住為好。因為一開始就說只向他們借住幾天的,我們已經住了七天了。

                    三、在后勤部倉庫二個門前的走廊上住了五天

                    在到處找地方住時,我發現,三號碼頭上,軍人服務室小賣店后面的山上有一個后勤部的倉庫,倉庫的第一道門是二扇雙開門。門沒有鎖,門底部的十多公分,風吹雨淋,太陽曬,都已經爛掉了,門推進去,有2×2.5米左右的空間走廊。走廊內,左、右兩邊的墻上有二個單扇門,分別可進入兩個倉庫,我看這個倉庫也不經常開,這個走廊可以利用一下,就到中隊部食堂里借了二條長凳子,找來二扇破門板。在這個倉庫的走廊里,搭了簡易的床鋪,墊上紙板,鋪上草席,就可以住人了。七月三日母女二人從漁民家中搬到這個沒有窗戶的又黑又小的走廊里住。門爛掉的地方,找板皮釘一下,門縫大的地方找報紙堵一下,到艇上拿一桶淡水,買幾根蠟燭就可以住人了。這里雖比漁民家的炕要差一些,但住到這里就可以不要去麻煩人家了。我們做夢也沒想到,就連這樣一個小小的倉庫走廊也住不安寧,剛剛住了五天,七月八日,水警區后勤部的孫立信部長,帶來幾個人來看倉庫時,他叫我們馬上離開這個倉庫走廊,明天修房的施工隊就要用這個走廊放工具了。

                    四、在陰案潮濕的地下室里住了九天

                    由于走廊里住不成,中隊李守華政委也非常著急,實在找不到地方,只好先到中隊部底下的一間地下室里去住幾天(是十年前六六年期間靠在二號碼頭上的魚雷快艇中隊用來存放訓練器材用的一個地下室,多年沒有人下去過了)。地下室大約有2.6米高,2米在地下,在地上0.6米的墻上有一個小窗戶作為通氣孔。七月八日母女二人離開倉庫走廊,住進了地下室,一天到晚見不到太陽,污泥平窗臺,門口是垃圾堆,還有狗窩,炎熱的天氣,臭氣沖人。母女更為艱苦的日子又開始了,帶小孩難免會將水掉一些在地上,所以地下室的地上始終是濕的,地下室內潮濕到新買的火柴,只要放在桌子上過一個晚上,第二天就再也點不著了,本來就是一個做產后身體非常虛的病人,由于經不起以上各種惡劣環境的折麿,母女的病情有增無減,加上陰暗潮濕的夾攻,她的病情全面發展了,頭痛、頭暈、心臟病、腰痛、風濕性關節炎,達到了她一生中的頂峰,孩子娘的奶水沒有了,完全沒有了,被惡劣的環境和病情奪走了,家里帶來的一點奶粉也吃光了,只好用餅干沖開水來維持嬰兒的生命,孩子的咳嗽也越來越嚴重了。醫生說可能得了百日咳了,短期內很難治好的,聽年長者說:百日咳要咳滿一百天后才能治得好,所以我們非常著急到處打聽民間有沒有能治好小兒百日咳的什么密方,后來聽到一位從山東入伍的戰友說,他們山東老家有一個治小兒百日咳的方子,我們聽后非常高興,我們就按他們說的,找了四粒大蒜,把蒜皮弄干凈了,做成蒜泥后,分別涂在孩子腳板底腳心的位置上,再纏上幾層紗布,第二天就會大有好轉的,涂上蒜泥后孩子一個勁的哭,哭累了就睡一下,醒來后再哭,大人也一夜沒睡覺。孩子的嘴巴和鼻孔里有一股濃濃的大蒜氣味,第二天早上,我們把紗布和蒜泥拿掉后,意外發生了,只有4×7公分左右的,孩子腳板底下象被開水燙過的一樣紅,過了幾分鐘,腳底就開始起泡,不到一個小時,二只小腳底下就起了,二個像乒乓球大小的二個大泡泡。孩子痛的一個勁的哭,孩子她娘只好二十四小時進行監護,害怕泡泡碰破了,天氣熱腳會發火爛起來,只能讓她自己自然收縮才不會發炎,大人小孩都吃盡了苦頭,不過這個方法治百日咳的效查還是可以的,大人跟著孩子吃苦,孩子跟著大人吃苦,別人家三個半月的嬰兒已經有十四五斤了,可是我們可憐的女兒,包著一個毯子還只有八市斤。人雖小,她心里到很有數的,每次進入地下室時,就放聲大哭,不愿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停留,但是一個有病的母親又怎能老是抱著有病的嬰兒,整天在屋外炎熱的天氣下走動呢!

                    住在地下室這種度日如年的日子,這時候母女的心情??!哪怕是早一分鐘能離開海島回到家中去,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再住下去,又是多么的可怕??!可是一個有病的母親又怎么能夠帶著一個嬰兒去完成三千多里路的旅途生活呢!我看還是先盡量想辦法離開地下室才是,上島二十多天已經住了四個地方了。

                    五、在簡易房里住十八天

                    找來找去,我發現離三號碼頭一百多米遠的半山腰高的山凹處,有一間門窗已破掉的簡易房(實際就是一個簡易棚),房頂破的地方能照進太陽(它是六六年文革初期搭的一個棚,專門用來存放當時慶祝和游行用的語錄牌、標語牌、紅燈籠等慶祝游行用品的),十年的風吹雨淋,太陽曬里面的東西都已經爛掉了,在中隊領導和幾位戰士的幫助下,把里面爛掉的東西處理掉,把這簡易房進行修理,我本人也忙了三天。

                    七月十八日母女終于離開了地下室,搬進了半山腰上我們自己修整好的“新房子里住了”,這里比地下室好多了,地勢高空氣比較好,可是住進沒幾天,意外的事情又來了。有一天晚上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由于房頂陳舊,沒有完全修好,屋外下大雨,屋內下小雨,把水桶、臉盆、茶杯等能接水的器具全部放在床鋪上接水,也無濟于事,被子衣服還是漏濕了,加上房子的后墻靠山,經過十年的雨水沖刷下來的沙土積存在屋外,墻外的地勢比墻內高半米多,因為原本就是一個簡房,砌墻時石灰沙漿不飽滿,山上沖下來的雨水從墻縫里嘩嘩的流進屋內,屋內簡直可以養魚了。我們放在床前的拖鞋都被水沖到了門邊去了,第二天中隊領導叫幾名戰士來,把后墻外面半米厚的沙土全部挖掉,讓雨水往二邊流出去。大家幫助找來一些塑料布,蓋到房頂,壓上磚頭。防止下次再下大雨,再在床前鋪上一層磚頭,省得一下床就踩到爛糊泥。

                    這里,地勢高,站在門口能看到港口進進出出的船只,沒有水,讓戰士從艇上抬桶水上來,沒有電自己用墨水瓶和棉紗線做一個煤油燈,也可用蠟燭,只要不漏雨,不進水,這里還是可以再住幾天的,等母女身體好轉了。就可以離開這個可怕的海島了,從此可能再也不敢來探親了。

                    以上是我家屬馮育勤第一次來海洋島探親,五次找地方,換地方的全過程,沒有把性命留在島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這是我守島十一年來的一點感受,像我家屬這樣的情況,又何止她一個呢!不過這樣的遭遇在其它地方是很難找到的。

                    我寫信的目的是希望在海軍首長的幫助和關懷下能早日改變海洋島的舊面貌,能早日解決家屬來島探親時,住宿難、用電難、用水難、看病難的實際困難,讓過去那些來島一次就害怕的軍嫂重新樹立信心,讓她們繼續支持守島軍人,以島為家,以苦為榮的決心。

                    希望水警區新的領導班子能改變過去的工作作風。樹立起守島、建島、以島為家的思想,深入基層,幫助部隊解決實際困難,多做實事,為海軍建設多做貢獻,我們相信通過查整改工作的推動,能讓廣大指戰員的信任和希望成為現實,一個美好的前景一定會展現在廣大指戰員的眼前。毛主席生前一定要建立一支強大的人民海軍的宏偉遺愿,一定能實現。一支強大的無敵于天下的人民海軍,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屹立在世界的東方。

                    以上看法、想法、意見和希望,可能有不妥之處,希望首長批評指教!

                    請海軍工作組首長,將此信遞交給海軍最高首長。

                    此致

                    敬禮!

                    1322艇機電軍士長 馮兆富

                    一九七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手機下載安裝臨沂通 臨沂生活百事通

                  來源:瑯琊新聞網  編輯:尚清

                  評論】【關閉】【糾錯:sdlangya@126.com】
                  瑯琊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瑯琊新聞網"的所有作品,均為瑯琊新聞網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未經許可,域內(臨沂)商業性網站或組織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域內商業網站轉載本網信息須經書面授權 ,域外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瑯琊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所刊登的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媒體作品版權,均為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所屬媒體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未經臨沂日報報業集團相應媒體授權,任何網站或組織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違反上述聲明者,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所屬媒體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瑯琊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 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 要同本網聯系的,請30日內進行。
                  糾錯郵箱:sdlangya@126.com
                  頻道精選
                  房產
                  健康
                  汽車
                  財經
                  旅游
                  瑯琊新聞網
                  移動產品下載區
                  瑯琊網官方微信
                  瑯琊網官方微博
                  臨沂通客戶端
                  臨沂圈子
                  瑯琊網臨沂社區
                  臨沂家居網微信
                  日本av

                  <address id="h5vdn"></address>

                          <address id="h5vdn"></address>